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法律在线 >

曹缘:场上主要听我的 张雁全:玩游戏队里最差

2021-11-20 20: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张斌:奥运会的比赛快马加鞭进入到第三天,东道主到今天还没有一块金牌。在第三天比赛中,东道主认为是有机会的,东道主的第一个机会也是今天中国队拿金牌的第一个机会,今天在我来报到之前,遇到一个英国的老哥。他跟我聊天,他说我们今天希望能赢中国,但是就在我们说话的进程中,英国人输了,中国人赢了。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了为中国队拿到今天的第一块金牌的一对年轻组合,他们的名字叫小胖和阿全,这个名字先说出来的时候,有一点陌生。我们并不是介绍你们最佳的介绍者,你们两个人最好,让张雁全先介绍一下曹缘,一分钟先介绍一下你的队友。

  曹缘:我觉得阿全,他属于那种性格比较沉稳的,懂的知识、说话的方式我觉得都比我要强很多。

  张斌:我们看比赛,总会发现在比赛当中两个人做动作的时候,会有人先发口令,发口令的人一定是做主导的人吗?

  曹缘:除了跳动作的时候他得听我的,平时那些准备活动,跳完之前的心态,他都帮我做得很好。

  张斌:听英语比较好吗?听现场介绍你们俩的,有时候能听懂,有时候不一定第一时间说清楚,谁做判断。

  曹缘:有时候听不懂,只要看积分牌,只要跟我们显示动作是一样的,只要吹完口哨就可以走了。

  张斌:今天比赛跟以前参加比赛有什么不同?整个奥运氛围跟以前比赛有很大差别吗?

  曹缘:我觉得自己身体感觉上,加上心态上,甚至比其他比赛还要轻松一些?主要是气氛,人要跟平时不一样。

  张斌:你们每个人都会列到自己即将遇到的问题,自己怎么列的,有只属于自己的一些问题吗?每个人发一个小本,上面都写好问题,对应之策,曹缘写过什么,面对奥运赛场写过什么自己第一条,第二条。

  张斌:周领队采访我告诉我的,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她说写的这个,今天遇到了这种情况吗?

  张斌:除了打游戏邱波那一块难度大,其他难度都不大。很多人都这样说,男子十米台双人难度都不大,他们都这么说。你们认可这个吗?

  张斌:来看看金牌,金牌放在贴身的地方轻易不能打开。这块金牌在奥运会之前仔细端详过吗?因为有图片。

  曹缘:我看过,当时也没想,不敢多想。我们觉得任何时候还得都得提醒着自己,不能掉以轻心吧。

  张斌:希望你们三年组合最终达成完美境界,让这一枚金牌能够确保,为什么你们两个人走到一起,你们俩三个人组合过程当中有过波折吗?

  曹缘:也算是吧。我先受伤的,其实我之前手腕一直有伤,然后我记得二月份就有伤了,那时候还有一次北京系列赛,那时候还是把那场比赛比完了,然后可能是没得到调整吧,可能然后又紧接着去比英国,那个时候我们俩就没跳好。

  张斌:我没学过解剖学,中间是一块软骨。如果吃猪手这一块可以咬下去,这个中间有一个软骨?

  张雁全:张身体没长好,就有一个发育期,他刚好正在生长的时候,可能又要训练。

  张斌:一般孩子这个阶段如果没有强度训练影响不大,但是你们天天要承受这样的压水花这样的压力,疼到什么程度,伤到什么程度?

  曹缘:那时候已经跳不了,已经肿得挺大的,那时候没有打算再跳了,比完之后又转战到墨西哥,那时候手腕好象没有那么严重,墨西哥不知道为什么顶了两个之后,手动不了,完全动作不敢动了,我跟教练说完之后,教练就让我骑水了。阿全还得再跳一个,刚好也就是那一个,我骑水,他就把手弄了。

  张雁全:他是那天训练突然说不行,第二天上午安排他休息,我是跳我单人动作,受伤了。

  张雁全:当时我出完之后,刚好那个没有跳好,教练让再跳一个,走到十米台,做了一个模仿,抱了一个腿,估计已经有问题了,因为抱都抱不紧,结果最后一个还跳好了。跳好了,我就去跳其他动作,然后连那个摆臂感觉手有点问题,跟教练说不行,看起来有点肿,敷冰,那时候还感觉不出来,去了美国,后来真的不行了。

  曹缘:当时没有想一号组合,还是想继续努力那种。没有坚定说一号组合,就是拼的心态。

  张斌:旁观者总会开玩笑,先后受伤,贴得那么近是因为默契的体现,只是一个巧合而已,但是你们俩当中肯定有一种默契是你们俩共同拥有的,甚至别人根本不知道,一定会有这种默契,这种默契日常怎么体现呢?不仅是动作的同步,我相信还会有很多默契是能够表现出来的。

  张雁全:就是训练。有时候训练刚好那个动作没条好,完了,结果他跟我一起摔。

  曹缘:平时我们在训练上这个也算是难点,不太稳定。所以有点出入,可能大家太注意自己的动作了,想跳好。

  张斌:像中国跳水队,无论是教练和领队,大家对每个参赛选手都挺操心的,因为确保每块金牌成功,进而达成八块金牌的完美,这是每个人追求,不管达没达成,昨天结束之前领队找你们谈话了吗?

  曹缘:领队也就是说让我们多注意节奏,平常心对待。跟普通比赛一样,最好不要当作奥运会。

  曹缘:这是第四跳,307。第四跳是最棒的,在我们看就是一个人在跳,这个是你们俩整个的职业生涯当中这一跳应该很具有代表性的。

  张斌:对于熟悉很多中国跳水的人印象很深刻,周立欣如果完成好,中国早在4年前完成奥运八块,但是1.8秒失误造成没有,307的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你们来讲很难的动作吗?

  曹缘:其实在训练中也是成千上万磨炼它,有些动作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主要是心态。

  张斌:那一瞬间第四跳307要跳好了,几乎上可以稳定住,甚至超越对方了,因为还不知道后面跳成什么样子,但是第四跳希望逐渐超越。前三跳比你们多了0.2是吗?多了那么一点点。至少我们没有太大优势,但是第四跳,在这个跳之前,你们俩有交流吗?

  张雁全:全说不紧张,跟他说不紧张,因为他心态容易晃动,故意跟他说其实一点不紧张。

  张斌:前面几乎大家跳的一样动作,问题不大,比赛现场很在意某些人目光和某些人关注。

  张斌:每次采访跳水队员,试图从他们角度看到赛场,因为我们面对你们起跳台,你们登上十米台一瞬间看到的是什么?

  张斌:今天比赛结果充分说明这个组合历时三年多成功的,找到世界上十米台双人最佳组合,未来四年这个组合还会一直下去吗?

  张斌:包括身体发育,包括进一步训练水平,想没想过,除了双人,还想跳单人,想过吗?

  张斌:只要成为报名者,几乎成功率87.5%,至少北京奥运会当中八个参赛,七块金牌这个比例挺高的,但是拿到金牌之后,这个变了,你们见过很多人拿金牌不一样了。想没想过揣兜里金牌有没有发生变化。后面最难的是邱波和林跃他们,把最后一块金牌,在很多人看来难度最大的金牌,有没有祝福给他们?

  张斌:大家很想了解你们生活中多样侧面的,听说两个人舞跳得都挺好的,这是一个辅助性训练的手段,我们演播室还足够大吧。

  张斌:拿到金牌心里高兴吗?大家共同分享,一个17岁青少年和我们表演一下。